cc国际新球网怎么样
 重大活动
 
 文化视窗



   您当前的位置 >> 东野毕驾马
 
 
 

东野毕驾马

 

有一次, 鲁定公饶有兴致地问颜回道:“生,您听说过东野毕很擅长于驾马吧? 颜回答道:“擅长是很擅长,不过他的马将必会跑掉。 鲁定公听了很不高兴,东野毕擅长驾马是所周知之事,可如今,颜回却说他驾的马必会掉,不知颜回是何用心。 便对着旁边的人说:“来君子也会诬人啊! 颜回听后,并没有辩白什么,退了出去。在颜回离开后三天,掌管畜牧的官员突然来报告鲁定公说:“东野毕驾的马不听指唤,挣缰绳,车旁的两匹马拖着中间的两匹马,一起到马厩里了。 鲁定公一听,惊坐而起,急忙唤人派车将回召来。颜回到后, 鲁定公便向颜回请教道:“前天寡人问您东野毕擅长驾马的事,先生您说,擅是很擅长,但是他驾的马必将跑掉。 不知您是何预先知道的呢? 颜回起身答道:“臣是以政事推测出来的。前的时候,舜帝善于使用民力,造父擅长使用力。舜帝不穷尽民力,造父不穷尽马力,因此在王的那个时代, 没有避世隐居或是逃走的人,造父手下,也没有不听指示逃离的马。 但现在野毕在驾马的时候,虽然骑着马,拿着缰绳,姿很端正,驾马的缓急快慢,进退奔走,也很合适只是当经历险阻到达远方之后,马已经筋疲力了,他却仍然对马责求不止,臣是从这里推想的。

鲁定公很赞赏地说道:“原来如此啊!果真您所言。不过,先生您话中的含义很大,能不能稍进一步说明呢? 颜回说:“臣曾听说过,当鸟被逼急时就要人,兽逼急了就用爪子乱抓,而人被逼得没办时便要欺诈、叛乱,马被逼过头了自然就会逃奔。从古到今,没有能使其手下处于极点,而自己没有危险的啊! 鲁定公听了颜回的话后很高兴,感到非常受益,也很佩服颜回的智慧与德行,便将此事告诉了孔夫子,夫子听后,微笑着说:“这就是颜回之所以为颜回了,都是这个样子的啊,难道还值得赞许吗?

颜回观东野毕驾马,却以舜王政事断定有佚马之后果,看似二者之间并无关联,然而道理却相同,那就是:过犹不及,物极则反。舜王为圣王,不穷其民力,人民安居乐业,因此没有佚民。 东野毕虽然很有一套御马的技术,但对马却无体谅之心,一味穷马力而奔波,马自然不堪忍受而奔逃,这就如后来的秦王朝繁政扰民、刑法严酷,弄得民不聊生、鸡犬不宁,必然也就会遭致覆亡了。

过犹不及。生活中的我们也不难看到类似于“东野毕”的人,家庭教育中有的父母,因求子女成龙成凤心切,孩子做完作业后,练完钢琴又学画,无视孩童的天真无邪,最后使孩子身心俱疲,不堪重负,反而惧怕学习;在工厂企业的生产运营中,也有领导上司追求效率,工人下属加班加点,日夜操劳,不知体恤,最后也导致人才流失。《孟子》云:“君之视臣如手足,则臣视君如腹心;君之视臣如犬马,则臣视君如国人;君之视臣如土芥,则臣视君如寇仇。 ”古圣先贤的教诲,当为我们待人、处事、接物的明鉴。凡事如果以私心,做过了,必然会走向反面,得到不好的结果。 古人推崇“中庸”之道,以利他之心待人待物,不偏不倚,就可做到恰到好处。若善于将此信念时时运用到生活中, 便无往而不利,我们的人生必然也会幸福圆满,这也就是圣贤人的智慧。